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诺安两只半导体“影子基金”业绩垫底 激进配置+抱团面临风控考验

来源:第一财经

激进持仓、抱团个股,为哪般?

9月4日,半导体板块逆势扛旗上涨,但在近一个月内,A股市场半导体行业整体转冷,诺安成长混合型基金(下称“诺安成长”)也因净值大幅回撤而引发持有人的质疑。

细数诺安成长近几期财报,重仓股高度集中在半导体行业,持股比例甚至超过一些半导体ETF。而随着前期股价上涨,该产品二季度末的第一大重仓股圣邦股份也面临“双十限制”。有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样的操作可能会损害持有人利益,产品的风控有待加强。

业绩如过山车被关注

近日,诺安成长再次被基金投资者送上热搜。

据Wind资讯数据,截至9月3日,诺安成长近1月回报为-15.8%,同期同类排名1287/1287,全市场排名倒数第二(剔除分级B,下同),而倒数第一的产品同样来自诺安基金,为诺安和鑫,近1月回报为-16.14%,同期同类排名1946/1946,全市场垫底。

2020年以来,诺安成长单位净值大起大落,几度登上热搜。2020年2月25日,该基金净值达到阶段高点,年涨幅超45%,但2月26日,诺安成长净值掉头下跌,此后1个多月净值回撤超20个百分点。

随后,诺安成长净值逐步反弹,6月出现一波较大幅度上涨,7月6日截至单日基金净值暴涨8.95%,开启一轮连续强势上攻,7个交易日累计涨幅27.81%。7月14日,诺安成长单位净值创下历史新高,达2.2430元。然而,7月15日、16日,诺安成长单位净值分别大跌6.91%、8.19%。7月底,该基金净值小幅回暖几日,但在8月初,又开启一波狂泻。

  不是半导体ETF,更胜一筹

为什么诺安成长净值波动如此之大?

2020年半年报显示,诺安成长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圣邦股份(300661.SZ)、北方华创(002371.SZ)、卓胜微(300782.SZ)、兆易创新(603986.SH)、韦尔股份(603501.SH)、沪硅产业-U(688126.SH)、三安光电(600703.SH)、长电科技(600584.SH)、中微公司(688012.SH)和闻泰科技(600745.SH),除三安光电、中微公司、闻泰科技外,其余7只个股所在行业均为半导体。

拉长时间来看,2019年三季度开始,诺安成长重仓股从计算机行业切换至半导体行业,当期末,前十大重仓股中有5只属于半导体行业。此后,该基金的投资风格越发激进,持有半导体行业个股股票市值占股票市值的比例也从2019年三季度末的53.22%一步步攀升,截至2020年6月30日,该比值达到78.24%,持股高度集中。

作为一只非主题主动权益类基金,诺安成长把自己玩成了一只类半导体ETF,但业绩却逊于半导体ETF。据Wind资讯数据,华夏国证半导体芯片ETF(159995.OF) 紧密跟踪国证半导体芯片指数,截至9月3日,该基金近1月回报率为-12.91%,同期同类排名963/964。

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兆易创新、三安光电、闻泰科技、汇顶科技(603160.SH)、中环股份(002129.SZ)、中科曙光(603019.SH)、北方华创、韦尔股份、长电科技、华天科技(002185.SZ),其中6只个股属于半导体行业。

无独有偶,国联安中证全指半导体ETF(512480.OF)跟踪中证全指半导体产品与设备指数,截至2020年9月3日,该基金近1月回报-12.84%,同期同类排名962/964。截至6月末,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除纳思达(002180.SZ)外均为半导体行业股票。

另有广发国证半导体芯片ETF(159801.OF)、鹏华国证半导体芯片ETF(159813.OF) 、国泰CES半导体芯片ETF(512760.OF)等半导体ETF净值近1月下跌超10%。

规模方面,据Wind资讯数据,诺安成长从2019年6月末的10.7亿元,之后迅速飙升,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诺安成长资产净值突破百亿,达到108.48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该产品规模又增加至161.19亿元。与此同时,份额也从2019年6月末的13.68亿份上涨至2020年6月末的93.18亿份,增长近6倍。

  激进配置、抱团持股或损害持有人利益

事实上,除了诺安成长,近1个月全市场业绩垫底的诺安和鑫同样重仓半导体板块。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诺安和鑫前十大重仓股与诺安成长前十大重仓股名称重合,只是持股比例各有不同。不仅如此,从2019年三季度起,该基金配置路径与诺安成长大致趋同。

这两只近期受基金投资者关注的公募产品均由基金经理蔡嵩松负责。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本科计算机专业,硕士和博士攻读芯片设计,毕业后从事实业四年进入金融行业,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任研究员。2019年2月起担任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经理,2019年3月起担任诺安和鑫灵活基金经理。

蔡嵩松曾表示,整个求学和工作经历,帮助其对产业理解打下扎实基础。许多可能别人难以理解的技术问题,或许就是其读书积累的专业知识。而实业的经历,也让蔡嵩松对整个产业链的布局,不同公司在产业链所处的位置,有比较深的理解。

“基金经理言行合一是好事,但是孤注一掷代价可能会比较大,埋单的是基金持有人。而且基金公司也有‘双十限制’。”华东某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以诺安成长为例,其招募说明书显示,本基金投资组合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不得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10%;本基金与由本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共同持有一家公司发行的证券,不得超过该证券的10%。

  图片来源:诺安成长招募说明书

财报显示,诺安成长2019年三季度起不断加仓半导体股票,加上这些股票的价格快速上涨,诺安成长持有单只个股的市值比例、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快速提高。截至2020年6月末,诺安成长持有圣邦股份已超过“双十限制”,相应地,诺安成长已成为圣邦股份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图片来源:choice

“我们公司肯定是不允许这么操作,首先得和基金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相符,而且虽然投资者购买权益类产品要承担和收益匹配的风险,但过于激进的操作风格还是可能会损害到持有人利益,所以把控尺度上肯定要对产品净值波动和业绩回撤有考核。”另一家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