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加大拨备让利实体 银行业绩负增长无需悲观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36家上市银行中,半数即18家银行净利润增长为负数,六大国有银行以及九家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全部负增长;在正增长的银行中,净利润增幅超过10%的仅2家,大部分银行的净利润增幅不超过5%。其中,交通银行(601328.SH)净利润降幅最大,同比减少14.61%;宁波银行(002142.SZ)净利润增幅最大,同比增长14.60%。

这是前所未有的一年。

截至8月30日晚间,A股36家上市银行半年报已披露完毕。多家银行交出了自上市以来净利润增速最低的半年报成绩单,这是近十年来未曾出现过的情况。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36家上市银行中,半数即18家银行净利润增长为负数,六大国有银行以及九家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全部负增长;在正增长的银行中,净利润增幅超过10%的仅2家,大部分银行的净利润增幅不超过5%。

其中,交通银行(601328.SH)净利润降幅最大,同比减少14.61%;宁波银行(002142.SZ)净利润增幅最大,同比增长14.60%。

“主要的原因是加大计提拨备、让利实体经济,负增长也在情理之中。很多银行都响应监管的号召,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导致净利润小幅增长或者负增长,这是银行业主动作出的调整,不是基本面发生了变化。”8月31日,某国有银行地方分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8月31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受疫情影响,国家提出让利实体经济1.5万亿元,银行积极响应,通过降低贷款利润、减少收费,这些对于支持小微企业起到积极的作用;另外,银行对存量的不良贷款加大了核销力度,大幅计提拨备来提高抗风险的能力。“综合来看,虽然很多银行出现利润负增长,但银行整体的经营还是很稳健的,风险可控。”

营收增长但净利润负增长

从营收的角度看,上半年大部分银行都保持了正增长,仅西安银行(600928.SH)营收同比减少0.79%,青岛银行(002948.SZ)、宁波银行、杭州银行营收增幅均超过20%。

“A股上市银行上半年整体营收增速为6.3%,较一季度下降0.9个百分点,相对平稳。由于响应监管号召增提拨备等,上半年减值计提同比大增38.5%,使得盈利增速明显下降。”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对外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上半年,股份制以及国有银行净利润增幅全部为负,六大国有银行中除了邮储银行外,其余五家降幅均达到两位数;增长的基本都是城商行和农商行。

8月27日的业绩发布会上,中信银行(601998.SH)行长方合英对包括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解释称,净利润负增长主要受疫情的影响,为了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中信银行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如果把拨备整体因素去掉,该行拨备前利润增长应达到14.3%。

数据显示,中信银行上半年计提477亿元拨备,多提了135亿元,同比增长近40%。

值得关注的是,净利润正增长的银行均为地方性银行,其中,宁波银行以及杭州银行(600926.SH)增幅达到两位数。

从个体上来看,上半年净利润降幅最大的是交通银行。

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交行副行长郭莽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主要是疫情影响下主动让利,叠加疫情共振的结果。

交行通过延期付息为60余万客户纾困解难,涉及的金额为170亿元,在减免客户收费方面,有两个指标可以佐证:一是集团客户的贷款利率同比下降31个基点,二是普惠口径增长下降39个基点。多数银行均强调,净利润下滑并非银行经营不善。

“利润负增长并不是说银行的基本面发生了变化,而是为了应对未来的不确定,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提升了抵御风险的能力。”上述银行业人士说。

8月30日,工行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并不是自身经营能力出现了问题,而是认真落实了国家有关政策要求,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加大向实体经济让利、加快风险化解的结果。

平安银行(000001.SZ)在半年报中提到,受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根据经济走势及国内外环境预判,主动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提升风险抵补能力。

上半年平安银行计提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384.91亿元,同比增长41.5%。

“银行的净利润负增长应该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当前的经济形势,疫情持续较长时间使得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出现下降,收益水平也是显著地回落,所以出现这种负增长与经济下滑是比较一致的。”8月31日,某券商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银行报表是滞后的,是真实景气度和行情的后视镜,当前过于纠结当期利润增速意义不大,为数而凑就更无必要。业绩负增长不能也不会是对行业悲观的理由,反而是未来机会的基石。”广发证券倪军团队认为。

展望下半年的经营形势,农行在半年报中表示,疫情的滞后影响和不确定性风险预计将进一步向银行业传导,在让利实体经济和资产质量承压的背景下,银行业经营业绩或将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质量承压是意料中事

虽然普遍加大了计提拨备,但是仍有部分银行不良贷款出现了“双升”的情况,资产质量面临考验。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36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18家银行的不良率较上年末有所增长;4家银行不良率与上年末持平,14家银行出现下降。

六大国有银行中,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0%、1.49%、1.43%、1.42%、1.68%、0.89%,与一季度末相比均有所上升。

根据中信银行披露的数据,不良贷款余额772.8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1.70亿元,增长16.89%;不良贷款率1.83%,较上年末上升0.18个百分点。而逾 6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为95.11%,较上年末上升10.75个百分点。

“从上半年报表数据来看,疫情对于中信银行的资产质量影响还是有的,但总体符合预期。”在业绩发布会上,中信银行副行长兼风险总监胡罡对外表示,从整体来看,不良率出现了上升,但幅度还是有限的。虽然问题贷款也是有所上升,但是比一季度有所回落。

就资产质量而言,截至今年6月末,农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077.4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05.35亿元;不良贷款率1.43%,较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

对于资产质量的问题,交通银行首席风险官张辉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疫情对于银行业资产质量都产生了一定影响。

张辉表示,对交行的影响主要是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以信用卡业务为代表的消费贷款的风险暴露,上半年信用卡业务新发生的不良额约占全集团新发生不良额总量的26%;二是疫情使原本潜在风险的客户加快了风险暴露速度,下半年潜在风险暴露可能还会有所持续;三是疫情对部分行业的对公客户和一部分个贷客户产生了影响,不过上半年这一类的客户的贷款风险暴露还不突出。

上半年,交行集团不良贷款余额962.92亿元,不良贷款率1.68%,分别较上年末增加182.49亿元、上升0.21个百分点。

面对不良资产压力,7月11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时指出,必须做好不良贷款可能大幅反弹的应对准备。一要进一步做实资产分类;二要继续加大处置力度;三要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