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私转公”困难重重:凯石基金旗下三只产品濒临清盘

从私募转型公募,是一个重大的跨越,但跨越之后,难关依然存在。

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凯石基金旗下的三只基金凯石淳行业精选、凯石源、凯石湛近期发布公告称,基金资产净值已连续多个交易日低于5000万元的清盘线。

产品业绩或是导致基金规模持续下滑的根源。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凯石淳行业精选成立以后录得负回报-0.96%,近一年收益19.18%,同类排名764/860。

好买基金研究总监曾令华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其实私募和公募没有本质区别,首要的还是产品业绩。如果没有好的渠道,业绩比较中庸,对一家基金公司而言就会很吃力。对于私转公的基金公司而言,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向市场传递信息,业绩需要时间来积累。

凯石基金三只产品或将清盘

近期,凯石基金旗下凯石淳行业精选、凯石源、凯石湛均发布关于基金资产净值连续低于5000万元的提示性公告,表示若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情形的,基金管理人将根据基金合同约定进入清算程序并终止基金合同。

公告显示,凯石淳行业精选已连续55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凯石源和凯石湛则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而现在距离这些公告发布,已经又过去了几个工作日,但基金资产净值依然低于清盘线。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10日,凯石淳行业精选、凯石源、凯石湛的合并资产净值分别为0.1823、0.1262、0.4664亿元。

  来源:Wind

据悉,凯石基金是全国首家全自然人持股的“私转公”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于2017年5月10日正式成立。但经过了三年多时间的苦心经营,“私转公”的窘境似乎并没有得到改善。

6月5日,凯石基金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2月21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凯石泓行业轮动未能满足《凯石泓行业轮动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的条件,故基金合同未能生效。

  来源:Wind

现存基金资产净值持续下滑,加上新基金募集失败,这让凯石基金的管理规模无法增长。根据Wind数据显示,凯石基金目前旗下共8只基金,合计基金资产规模仅11.36亿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凯石基金在全市场140家公募基金中排在第127位。

截至6月10日,根据Wind数据,在“私转公”的6家公募基金中,朱雀基金、同泰基金、弘毅远方基金、凯石基金的管理规模均低于30亿元,产品数量也均少于10只。鹏扬与博道的规模相对较高,鹏扬基金管理规模合计548.1亿元,博道管理规模合计73.37亿元,另外,鹏扬是“私转公”基金公司中唯一一家发行了货币基金产品的公司。

朱雀基金迎第三任总经理,基金经理或“人手不足”

5月20日,朱雀基金公司官网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原董事长梁跃军离任,改任公司总经理,而原总经理王欢则升任新掌门。至此,朱雀基金的总经理一职,已经历了刘万方、王欢与梁跃军三任。

据券商中国记者向朱雀基金内部人士了解,由于董事长是不能够担任基金经理的,而下半年梁跃军本人有管理基金产品的计划,故此进行了人事变更。

目前,朱雀基金一共管理有4只基金,包括3只主动偏股型基金与1只债券型基金,合计规模29.46亿元。而管理这4只基金的一共有5位基金经理,并且存在交叉管理的现象,如张延鹏同时管理了朱雀企业优胜、朱雀产业甄选、朱雀产业智选三只基金。梁跃军则现与张延鹏一同管理朱雀企业优胜基金。

  来源:Wind

想要扩张规模,朱雀就需要增发产品,但从现状看来,基金经理的人数似乎不太够。根据Wind数据显示,在朱雀基金的5位基金经理中,翟羽佳与何之渊的任职年限均不到一年,二人目前都跟着张延鹏一同管理基金,其中何之渊更是参与了两只产品。

产品业绩仍需沉淀

其实不论公司沿革如何,也不论公司规模大小如何,真正的试金石永远都是产品的业绩。

以凯石基金低于清盘线的三只基金为例,其产品业绩表现实在一般。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凯石淳行业精选成立以后录得负回报-0.96%,近一年收益19.18%,同类排名764/860;凯石湛成立以来录得回报17.12%,近一年收益30.10%,同类排名599/860;凯石源于去年8月份成立,至今累计回报也仅有0.66%。

其它几家“私转公”基金公司的表现也算不得优秀。根据Wind数据显示:

弘毅远方旗下的第一只偏股基金弘毅远方国企转型,成立以来录得回报42.92%,近一年收益35.86%,同类排名518/860,目前规模仅0.68亿。

同泰基金旗下的首只产品同泰开泰,去年8月成立以来录得回报仅4.85%。

好买基金研究总监曾令华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其实私募和公募没有本质区别,首要的还是产品业绩,市场上业绩统计并不是只看一年,看的也是长时间的业绩沉淀,客户基于对长期业绩的信任,才会选择一家基金公司的产品,这是简单的归因分析。

“业绩足够好,销售自然而然就会跟上,如果业绩比较平庸,就很倚重渠道力量,比如某些银行系基金业绩一般,但规模却做得很大,这是有强大的渠道助力,也能活得比较好;如果没有好的渠道,业绩比较中庸,对一家基金公司而言就会很吃力。对于私转公的基金公司而言,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向市场传递信息,业绩需要时间来积累。”曾令华表示。

一位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通常“私转公”遇到的问题有几点,一是渠道,私募主要依赖于银行、券商、财富公司这些线下渠道,而这几年线上渠道发展迅速,这些私募背景的思路可能还没适应过来,重视不够;二是产品定位,私募偏绝对收益,而公募偏相对收益,绝对收益的产品需要3-5年才能证明其中长期业绩是有吸引力的,而如果想要短期规模快速增长,需要短期吸引客户的业绩爆款基金;三是品牌与营销,私募之前的客户多为线下高净值客户,小散认知度有限,需要重新在广大基民中建立品牌,这个需要时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