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这类银行账户这么值钱 一个要卖1.5万元 竟是诈骗、洗钱的“幕后推手”

一些对公银行账户,已被非法团伙掌控,正用来为洗钱、跨境赌博、电信诈骗等犯罪行为充当“犯罪武器”。

“恭喜您的手机号码已被我公司抽取为幸运用户,您将获得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台……”你是否收到过这样的短信?要求你先给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一笔税款和保证金才能领奖。

你是否接到过自称某地“法院”或“公安局”的电话,被告知你涉嫌洗黑钱,要求将银行卡内的资金转到一个“安全账户”,以配合调查?

这些诈骗行为为何能让不少人上当?除了操控者精于攻心外,对公账户扮演的角色,也是让上当者放心转账的原因之一。

非法资金暗流涌动,对公账户在这些暗流上搭起一座座桥,让惊人的数字穿梭而过。而在其源头上,对公账户买卖已形成一条黑产链条。

对公账户缘何受到犯罪分子“青睐”?对公账户“买卖”市场有何内幕?金融机构又如何进行围追堵截?每经记者就此展开调查,为你揭开一场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的斗争。

9000元卖掉对公账户 “黑吃黑”账户内60万元

刘女士没有想到,一场网络上的相识,她谨慎又谨慎,避开了情感上的“套路”,却还是没能逃脱金钱上的“陷阱”。

今年7月初,刘女士通过某社交平台认识了网友小张,聊天中两人逐渐熟络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刘女士虽然拒绝了小张表示出的爱慕之情,但对他提起的投资项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在小张的游说下,刘女士跟着他进入了所谓高息收入的网络平台“环诚资本平台”。第一周,刘女士谨慎地用小额资金“试水”,投入一笔,第二天便立马提现,收获了丰厚的利息。这让她放松了警惕,跟着小张继续加大投资。

7月26日下午,刘女士突然发现平台打不开了,而自己还有近50万元的钱在平台里。她意识到可能上当受骗,于是立马报警。

这是襄阳市公安局樊城区分局近期披露的一个真实案例。经过调查,民警发现有30万元现金流入了一个名为“会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对公账户中。

而这个账户进账数额惊人,且几乎每一笔都是到账后3分钟内就被转走,部分款项流向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周某的个人账户。

原来,周某因欠下许多外债,无力偿还,经朋友介绍,决定以9000元的价格将自己公司对公账户的使用权卖给别人使用。

之后,他接到银行电话称名下的对公账户有异常,查询发现账户上资金流动频繁且数额巨大,猜想到别人极可能在用他的账户洗黑钱,于是动了歪心思,前往银行将账户的网银关闭,让账户里的钱只进不出,然后陆续从中转出60万元。

在这场“局中局”里,周某公司的对公账户是关键的资金“中转点”。

实际上,靠着对公账户“搭桥”的不法活动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

“恭喜您的手机号码已被我公司抽取为幸运用户,您将获得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台,登陆网站查询领奖方式”,类似的“中奖”短信你是否有收到过呢?

当你想要“领奖”时往往便会被告知,需要先缴纳一些税款和保证金才能领取奖金,同时要求向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

有些人在看到收款方是一家“正规”的公司时,便放松了警惕,进而导致上当受骗。

除了“中奖”,不少人也接到过自称某地“法院”或“公安局”的电话,被告知涉嫌洗黑钱,要求将银行卡内的资金转到所谓的“安全账户”,以配合资金调查。

“这些对公账户就是一个过渡的作用,比如洗钱,不法资金分散进入到这些账户里,然后再转走,借助这个渠道掩盖真实来源。电信诈骗里,受害者把钱打进这个账户里,也是很快就会被转走。”某国有银行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对公账户,是银行为企业等单位开立的银行账户,用于日常结算、现金收付等资金往来。随着警方对犯罪活动打击力度持续加大,多起案件浮出水面,不仅是电信诈骗,在一些跨境赌博、洗钱等犯罪活动中,对公账户都是必不可少的作案工具。

为何对公账户会如此受到犯罪团伙“青睐”?

樊城公安分局给出了解释:

用对公账户行骗更易获得信任

● 一方面,相比普通个人账户,对公账户每日转账限额高,满足了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快速高额转账的需求。

● 另一方面,公司业务往来较多,对公账户频繁转账是常事,当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利用对公账户频繁转账时,不易被察觉。

● 此外,利用对公账户行骗时,受害人更容易相信诈骗人员。

正因为拥有这些“优势”,犯罪分子迫切需要大量对公账户的资源,而这也就“催生”出了一条对公账户买卖的黑灰产业链!

记者调查黑产链:有人一套账户叫价1.5万

记者以“对公账户”为关键词在QQ上搜索时,能够找到多个以此命名的账号,但大部分账号无法直接添加好友,而是需要根据提示进行第二次搜索。例如:

向某个账号发送加好友的申请,会弹出对方设置的问题回答界面,上面显示“需要公户+QQ(具体账号)”,再次搜索提示的QQ号才可以加上出售对公账户的人。有些账号会在资料信息中注明:“交易物品特殊,只支持快递代收货款。”

记者随机添加了几个账号,对方给出的报价不等,每套在5000元到15000元之间,多数在10000元以上。

一套对公账户具体包括营业执照正副本、公章、银行卡、网银盾、预留手机卡。

当记者表示一套15000元的价格太高时,对方回复“现在差不多都是这个价”。

在记者质疑账户的安全性时,对方表示“肯定安全,一手带做的,有什么问题,法定代表人随时可找回来”,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对方进一步补充,如果账户被冻结,可以给点费用找法定代表人配合解决。

也有贩子承诺,出售的对公账户安全性可保两个月,在这个期间内,如果账户出现问题导致钱无法取出,“你账户有多少钱,我们退多少”,此人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这些所谓“一手带做”的对公账户,是找到一些人去利用他们的身份信息注册公司,然后再开立银行账户,事后给予这些人一定报酬,贩子再将开好的对公账户进行出售。除了这种直接售卖账户的方式,还有代办中介表示可以提供工商注册、开立账户“一条龙”服务。

记者联系上一位代办中介,对方称,可以负责包办营业执照和银行对公账户,要求有法定代表人带身份证到现场即可。

这位中介并没有向记者询问具体经营领域、证件用途等情况,仅表示,“钱到位就行”。据其介绍,这一套办下来需要7至15个工作日,总费用为14000元。

而在一些以类似“公户出售”命名的QQ群里,不仅是“出”对公账户,还有大量的人在群里吆喝着“收”对公账户,并列出不同银行账户的价格:

“大量收对公户,建设8500,招商8500,农业7500,工商6000……要求资料齐全,公对私额度日100以上,稳定可靠,价格可涨1000~2000。”

“赌场老板收货,长期收企业户资料。”

记者在暗访过程中,通过微信群聊发送想要求购对公账户的信息,便有不少人主动添加好友。

一名昵称叫“飞哥”的用户在添加好友后表示,目前买卖对公账户涉及到犯罪,自己并不想插手,但可以告诉记者如何去买对公账户。

按照飞哥的说法,现在的对公账户最好只租不卖。一旦对公账户的法定代表人翻脸,则账户将会面临被冻结的风险。

而如果想要成功拿到对公账户,需要走两步路:

其一,中介负责联系专门代办的财会公司;

其二,需要联络一些征信逾期的黑户,由黑户担任法定代表人,不过这位“黑户”在进行注册公司、配合财会公司办理对公账户的过程中花费的所有费用都由买家来承担。

“反正就是说把人弄过去,管人家吃喝就行了,其他就不用管了,人家到时候把货交给你就可以了。”

飞哥向记者强调,最好还是用自己的人来做法定代表人。“因为你自己如果有人的话,你用起来放心,我们给你提供的出了事谁也负责不了。”

他向记者表示,自己也是黑户,还曾经被骗过对公账户。

原来飞哥之前手头紧,有人告诉飞哥,若想成功贷款,需要包装成高大上的角色,对方给飞哥的人设是坐飞机出行、住高档酒店的公司法定代表人。

于是,飞哥为了贷款,配合对方注册了公司,并做了法定代表人。

“办完这些,说让我回家等半个月,结果这半个月,他们把我账户卖了18000元,还完成了跑分(完成了收付款)。”

银行围追堵截:严审新开账户,排查存量账户

去年底,一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温州分行接到了一通业务咨询电话,对方表示,公司急需通过账户来代发工资,因此要开立单位基本存款账户,同时开通所有功能,尤其是要开通公司网银。

可疑的是,这位客户百般拒绝银行工作人员上门核实的流程,这一行为引起了经办银行的注意,并当即拒绝其开户申请。

事情并没有结束,随着银行顺藤摸瓜对此人的情况进行排查,诸多疑点浮出水面。

“我们工作人员排查了此人的开户公司,发现与其相关联的公司在名称上都很相似,注册资金比较接近,而且注册时间、工商发证日期也很靠近。这些在温州地区的公司都是由同一个托管机构代为在银行开户的,注册地址都一样。”该行员工告诉记者。

觉察到这些可疑之处,银行便给这些公司打电话核实情况,不过都未能接通,电话一响即会被挂断。

更令人疑惑的是,“这些账户交易的特点是分散转出,账户不怎么留余额,或者余额很少”,上述员工解释道,“大概的模式是,某个公司的款项会有十几个交易对手转给它,然后又通过它转给上千个交易对手。而且,交易比较频繁的几个账户,都是24小时连续发生交易,这显然是有异常的”。

有银行人士分析称,大部分空壳账户会有一些共性,例如:

大部分空壳账户的一些共性

● 资金快进快出不留余额,有很明显的过渡性质。

● 而且资金基本都是通过网银或第三方支付平台等非柜面渠道进行转移。

● 转移方式比较隐蔽,交易账户使用的IP地址也通常是在境外。

● 另外,这些账户在刚开立后的几个月里往往并不会急于使用,期间偶尔发生一些小额测试性交易。

● 之后会突然启用并发生大规模交易,一天之内可能会达到上百笔,金额巨大。

● 而且交易对手众多,会出现连续24小时跨地区频繁交易的情况,不符合正常的商业活动规律。

● 这些交易的附言经常会有一个特殊的备注,像暗号一样。

进一步调查就会发现,这些账户通常没有正常的经济活动背景,交易活动疑似为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犯罪提供资金清洗通道,不法资金借此掩饰或转移。

意识到事有蹊跷,这家银行立即锁定了上述要求开户的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对相关可疑信息进行整理分析后,下发了风险提示,要求关联公司开户所在机构加强账户监测,并且进行调查,分析是否存在涉嫌非法经营等活动,然后将重点可疑行为及时上报至反洗钱监测系统。

而由于买卖对公账户、利用对公账户实施电信诈骗等案件频发,引起了银行业内高度重视,在对公账户开立时的审核变得更加严格。

记者近期从某股份行获悉,该行要求工作人员在办理对公账户开立业务时,必须去企业实地拍照,核实企业的办公地址,确保企业有实际经营。

“之前对于上门拍照的要求不严,现在成了必备项”,该行一名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2019年7月22日,全国取消企业银行账户许可,实施25年的企业银行账户许可制度告别历史舞台。

取消许可后,商业银行对企业开户申请审核无误后,即可为符合条件的企业开户,无需再报人民银行许可。

这也意味着,企业开户交由商业银行负责,银行要全面独立承担账户管理责任,其风险意识、内部控制、合规管理水平等因素会直接影响企业账户管理质量。

“之前客户经理为了完成开户的考核指标,如果有中介机构找来也会给开对公账户,但是现在开户查得很严,大家都不会给中介开户了”,有国有大行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同时,其所在银行对开户材料的要求也更为细致。除了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资料,现在还需要有租房合同或者购房合同,来证明公司的具体办公地址。

开立账户后,银行工作人员还需定期去办公地址检查。

一边是在严格审核对公账户开立,另一边则是加大存量账户的风险排查力度。

“今年总行的基调就是抓风险,以前在风险排查时,觉得有问题的才会打电话核查企业经营状况,今年则是全面排查”,某国有大行上海分行员工告诉记者。

今年4月,深圳市联席办组织召开会议,对5家涉诈银行对公账号的商业银行负责人约谈。据悉,深圳市公安与银行主管部门联手,开展打击整治涉诈银行对公账户违法犯罪行动,千家企业账户被冻结。

5月13日,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召开会议,通报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涉案企业银行账户倒查及问责情况。对管理不善,存在重大违规行为的4家银行予以通报批评,并约见其行领导进行监管谈话。同时,暂停4家银行网点3个月的新开立单位银行账户业务,暂停18家银行网点1个月的新开立单位银行账户业务。

记者手记丨出租、出售银行账户,当心构成犯罪

黑产猖狂之际,为了有效遏制买卖银行卡、账户的行为,相关部门对此惩戒力度不断加大。

2019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与公安部联合发布对买卖银行卡或账户的个人实施惩戒的通知,人民银行将602名出租、出借、出售、购买银行卡或企业对公账户的个人信息移送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按照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对相关个人实施5年内暂停其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支付账户所有业务,并不得为其新开立账户的惩戒措施。

这也就意味着,5年内不能使用自助存取款、不能刷卡购物、不能使用微信、支付宝等软件关联银行卡进行任何支付结算。

另外,惩戒期满后,对上述个人办理新开立账户业务的,银行和支付机构需要加大审核力度。

需要注意的是,在利益输送的诱惑下,有银行员工在明知账户用于违法目的情况下,却依旧铤而走险,在办理过程中“开绿灯”。

据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通报,长沙公安在打击治理电信诈骗犯罪中,排查出近百个用于电信诈骗及洗钱的银行对公账户。

这些账户由多家银行客户经理,在明知犯罪团伙用于违法目的情况下违规办理。公安机关对多家银行的工作人员以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刑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当然,在对公账户买卖的黑色产业链中,可能触及的法律红线并非仅此而已。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徐晓明律师指出,非法向他人销售、提供、帮助开设银行对公账户,或是银行工作人员违规为他人开设银行对公账户极易触犯相关刑事犯罪,具体来看:

如行为人向他人销售、提供的银行对公账户资料中有工商营业执照等国家机关制作的证件,则其可能涉嫌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

如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仍向他人销售、提供、帮助开设银行对公账户的,则可能涉嫌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如行为人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仍向他人销售、提供、帮助开设银行对公账户的,则可能涉嫌构成洗钱罪;

如行为人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仍向他人销售、提供、帮助开设银行对公账户帮助窝藏、转移犯罪所得的,则可能涉嫌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法律红线重重,黑产打击力度不减。目前,已有长沙、合肥等多地警方发布通告,敦促买卖对公账户犯罪人员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并鼓励知悉买卖对公账户违法犯罪人员情况等信息的公民检举揭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