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五大上市险企中考:净利润“失速” 个险与非车“逐鹿”

面对今年上半年宏观环境复杂多变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剧烈冲击,有上市险企高管直言,“令人难忘、突如其来”。那么,在这个跌宕起伏的上半年,五大上市险企会交出一份怎样的中考成绩单?

伴随着中国平安半年报的出炉,A股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成绩单正式揭晓。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上半年五大上市险企净利润合计1342.77亿元,同比减少24.36%。究其原因,与大额税收调整和准备金高计提关系匪浅。

不过,从反映公司真正价值的营运利润来看,包括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等在内的险企却交出了正增长的答卷。

业内人士也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增速整体承压,但随着资产端和负债端改善,上市险企各项指标将逐渐回暖。

01

净利润全线下滑

税收调整、准备金计提成主因

正如市场所料,上半年,五家上市险企均在净利润这一指标中折戟。

其中,中国平安和新华保险净利润分别为686.83亿元和82.18亿元,同比均下降两成有余;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太保净利润分别为305.35亿元、126.02亿元和142.39亿元,同比下滑18.8%、18.8%和12%。

对于净利润全线下跌的原因,部分公司归因于大额税收调整和准备金高计提。正如中国人保副总裁李祝用解释,税法新规导致2018年按旧规定缴纳的所得税和新规出现差异,2019年上半年进行2018年度的所得税汇算清缴时确认的差异为47亿元,减少2019年中期集团合并报表口径所得税是47亿元,扣除少数股东部分使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一次性增加了33亿元。

除中国人保外,中国太保副总裁马欣也表示,一是去年5月国家调高了佣金手续费的税前抵扣上限,并对18家已缴纳税款进行了相应部分的返还,返还部分记入了2019年的净利润,进而抬高了去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基数;二是今年上半年国债收益率曲线持续下降,使得寿险准备金的计提在增加,相应减少了净利润。

如此来看,今年上半年,多种外部客观因素叠加导致上市险企净利润波动。那么,从剔除短期投资波动等影响后的指标——营运利润来看,五巨头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中国平安上半年实现营运利润743.10亿元,同比增长1.2%;中国人保营运利润174.28亿元,同比增长28.1%。

对此,业内人士评价,一般而言,营运利润比会计利润更能清晰客观地反映保险公司尤其是寿险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长期经营特点和公司基本面。

02

寿险新单分化

个险渠道备受热捧

上半年,各险企寿险新单业务分化明显,部分险企新单业务承压导致新业务价值下降,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具体而言,从寿险业务收入上看,中国人寿作为寿险业务“龙头老大”,其创下4273.67亿元的寿险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13.07%。中国平安携寿险与健康险业务紧随其后,合计保险业务收入3028.63亿元。

除此之外,新华保险寿险业务收入增幅最大,同比增速30.93%至968.79亿元;太保寿险业务收入1385.86亿元,仅微增0.1%。而人保寿险业务收入和增速双双垫底,上半年,该公司同比下降5.08%至672.37亿元。

而在新单业务方面,中国人寿则以368.89亿元的新业务价值独占鳌头,同比增长6.7%,与新单业务价值40.76亿元、同比增加19.32%的人保寿险为唯二新单业务正向增长的寿险公司。

对于上半年寿险新单保费分化明显的原因,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认为,首先,保险公司的发展定位与策略选择不同,有机构更关注业务规模,也为此采取了相应措施,业务规模增长就非常明显;有机构可能是出于调整业务结构,追求业务质量的需要,暂时放弃了追逐业务规模,结果在疫情影响下新单业务下降。

其次,有机构为了应对疫情冲击采取了相应的策略,加强对互联网的运用;有机构反应可能不够迅速,应对措施不及时,前期受到的冲击较大。

作为寿险业务的中流砥柱,个险渠道的建设,是各险企提升业务价值的重中之重。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各险企均在加强寿险的个险销售队伍建设,采取措施包括扩大销售规模以及队伍清虚等。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国人寿个险销售人力达169万;平安人寿代理人规模在第二季度末企稳回升至114.5万,较第一季度末增长1.2%;新华保险的个险规模人力也达52.6万人,同比增长36.5%。

不过,相较于个险销售人力正增长,上市险企的月均有效销售人力却出现分化。那么,为何保险公司如此重视寿险个险渠道,并在销售团队建设方面纷纷推出提质提量策略?

李文中表示,随着市场制度建设的不断完善,团险在整个寿险业的占比已经比较低,个险在寿险公司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保险公司在个险中的议价能力比团险要大很多,个险能够给保险公司带来更大的价值。所以各家保险公司自然会选择重点发展个险。

至于部分险企销售队伍清虚,李文中认为,这也是市场竞争之下保险公司的必然选择,有利于降低成本,提高个险销售队伍的效率,增强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当然,即将有新的独立个人代理人加入市场,这也要求保险公司优化现有的个人代理制度,提高其运行效率,应对即将到来的竞争。

03

非车险发力

信保爆雷拖后腿

与“冰火两重天”的寿险不同,在产险方面,三家险企齐头并进,其中,平安产险与太保产险业务收入增幅更是超过一成。

具体而言,人保财险保险业务收入为2463.04亿元,微增4.35%;平安产险和太保产险分别创下1441.18亿元和766.72亿元的业务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0.46%和12.34%。

梳理报告可得知,产险业务收入的提升离不开非车险灌注的驱动力。以太保财险为例,上半年在其机动车辆险增幅仅4%的同时,其非车险却以287.10亿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创下高达29.8%的增长率,其中,农险、责任险和健康险更是有着50.7%、34.1%、77.2的增长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险企之所以发力非车险,一方面是出于平衡业务的考虑,另一方面是因为车险保费增长规模下滑,而这与新车销量下降、增速放缓有着一定关联。此外,商车费改带来的车均保费下降,与手续费对利润的限制,使得车险规模走入瓶颈——而这,便是险企转向非车险的契机。

不过,与另两家突飞猛进的财险险企相比,人保财险增幅略为逊色,其中同比减少58.6%的信保业务显然拖了后腿。今年5月,有媒体报道,人保财险在今年上半年大幅调整助贷险业务,将不同地区分公司划分为优秀、整改和暂停三组,15家分公司需暂停新业务,将工作重点转向催收;今年6月,玖富数科和人保财险因23亿元“服务费”互相起诉引起业内讨论,双方合作的业务类型便是网贷业务的信用保证保险。

对此,朱俊生建议,融资性的信用保证保险必须要有比较强的风险控制能力,如果风控机制没有很好地建立,它的潜在风险是非常大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来说,压缩这样的业务其实是很省事的一个做法。

04

慢牛长牛格局形成

权益类投资或将“后来居上”

从投资收益来看,上半年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太保、新华保险总投资收益分别为961.3亿元、262.1亿元、384.29亿元、210.0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11%、9.45%、17.8%和24.6%。记者梳理发现,上半年各险企投资依然以固定收益投资为主且偏好债券,而权益型投资以股息和分红收益为主。

“险资以追求长期稳定回报为主,所以上半年以固收为主;而权益类投资收益以股息和分红收益为主,和险资的特点有关。”对于险资如何安排下半年投资配置,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建议称,下半年险资配置可以多偏重提高优质股票或者优质基金的配置比例。他认为,现在A股市场,已经形成了慢牛长牛的格局。

杨德龙介绍称,未来优质上市公司的股权增值空间较大:“将一些有偿付能力、有投资能力的险资权益配置比例提高到45%,是监管释放出的一个重要的政策信号”,因此他认为,未来险资投资于权益资产的配置比例会增加。

而各个险企所透露出的下半年投资分配意向,也印证了杨德龙的分析。中国人保资产副总裁黄本尧表示,中国人保现在正在积极研究论证政策的变动对公司未来权益类资产的战略配置中枢比例的影响,以及进一步优化公司权益类资产配置上限的约束条件。

“在实际的投资过程中,我们会根据资产负债匹配的管理要求,结合市场的运行状况和我们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充分利用好这个政策的空间。”黄本尧如是表示。

中国人寿投资管理中心负责人张涤也表示,对于下半年的市场,从长期来看有很多对于股票市场长期向好的因素在驱动,包括中国经济的长期向好、资本市场改革红利的逐步释放、居民资产配置结构的变化,同时市场流动性也是非常充足的,所以对权益市场长期公司是非常有信心的。

“不过,短期而言,还需要关注一些风险因素,包括地缘政治、疫情反弹等,所以会围绕着战略资产配置的中枢和上限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把握结构性的机构,做好控制短期波动与获得长期收益之间的平衡。”张涤补充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