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财富网
www.shifu1.com

700亿幸福人寿的幸与不幸:出身名门 如今遭“清仓甩卖”

700亿幸福人寿的幸与不幸:出身名门、背靠国企,如今遭“清仓甩卖”

总资产99.6亿元的诚泰保险欲收购总资产678亿元的幸福人寿!

近日,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国信达一纸公告,幸福人寿股权转让接盘方浮出水面,2019年中国保险业最被关注的重大事项告一段落。

中国信达宣称,已与独立第三方诚泰保险及东莞交投集团签署产权交易合同,拟转让其持有的幸福人寿全部50.99%权益,作价约为75亿元。这次转让事项还需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批准。

如能获批成行,诚泰保险将出资44.12亿元受让幸福人寿30%的股权,将替代中国信达成为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东莞交投出资30.87亿元受让幸福人寿20.99%股权,将成为幸福人寿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幸福人寿显示,现有注册资本101.3亿元,总部在北京,在全国设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各级分支机构253家。截至2018年末,幸福人寿总资产678亿元。

反观诚泰保险,总部在昆明,现有注册资本59.7亿元,目前设立云南、四川、河南、山西、湖南等分公司,及70多家中心支公司或支公司。截至2018年底,诚泰保险总资产99.6亿元,不足100亿元。

同为保险机构,但一个是巨鳄国企旗下全国性保险公司,一个是地方系起家的险企,诚泰保险与幸福人寿资产规模相差悬殊,此项交易被业界戏称为保险业“蛇吞象”。

幸福不幸

戏剧性的是,幸福人寿出身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名门大家,冠以“幸福”具名,但回顾幸福人寿的发展之路,从诞生之日,幸福人寿就一直处于不幸。

中国信达是1999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中国首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主营不良资产、资产管理和金融服务等业务,与东方、华融、长城并称中国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

2013年12月,中国信达登陆港交所,是首家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的中国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截至2018年末,公司总资产14958亿元,全年营收1070亿元,在2019年《财富》中国500强中,营收位列第84位。

2007年11月,中国信达等投资成立幸福人寿,是AMC系的首家保险企业。

出身名门的幸福人寿注册资本已达101.3亿元,总资产规模近700亿元,在90家人身险公司中排名第13位,却遭到亲爹的“清仓甩卖”。

 幸福人寿2018年末注册资本和股东信息

幸福人寿2018年末注册资本和股东信息

中国信达给出解释,落实有关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聚焦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主业。

业界却认为,幸福人寿被弃,背后与其排名屡屡倒数的业绩和混乱的管理难脱干系。

成立11年,幸福人寿多数年份处于亏损,累计亏损额度已经高达百亿元。

据幸福人寿年报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4年分别亏损达2.5亿元、4.5亿元、7.4亿元、7.9亿元、7.5亿元、3.9亿元,2015年至2017年三年间取得微盈利,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0.18亿元、0.49亿元。

2018年幸福人寿突然巨亏68.28亿元,成为当年保险业的亏损王,几乎创下中国保险公司的亏损纪录,成为年度最惨保险公司。幸福人寿解释称,2018年的权益市场下跌,公司权益投资大规模损失,四季度净利润亏损51.84亿元。

某保险公司的高级管理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直接指出,幸福人寿成立早,一直做不起来,深层原因是公司保险产品缺乏创新、营销渠道拓展不利、内部管理混乱等因素所致,保险业注重的是客户服务,注重的是理赔能力,幸福人寿这些方面存在短板。

从幸福人寿业绩分类表现看,公司的主业保险业务却是缺乏亮点,以营利的三年为例,2015年至2017年公司的投资收益分别达47.65亿元、51.66亿元、50.5亿元,据统计此前几年中幸福人寿年均投资收益仅为8.24亿元。抛开投资收益,幸福人寿保险业务可能仍处于亏损。

2018年,受国家管理保险资金投资政策影响,人身险行业深度调整,同时资本市场持续动荡,幸福人寿业绩急转直下,投资、承保双双败北。2018年,幸福人寿巨额亏损的同时,保险业务收入91.66亿元,同比大跌50.39%。今年上半年,幸福人寿保险业务收入56.33亿元,同比再下降17.05%,净利亏损2.07亿元。

此外,幸福人寿还面临着大量退保窘境。

据中国新闻周刊统计,2018年,其退保金支出高达90.7亿元,仅2018年6月末,幸福人寿退保率就高达21.14%,远远超过同行水平。公司主营的普通寿险退保金额最多,2018年达86.88亿元。

而公司保险业务普通寿险、分红险、健康险、意外伤害险、万能险过度依赖银保销售渠道,年报显示,幸福人寿2018 年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 5 位的保险产品中,其中 4款主要销售渠道为银保渠道。

代表理赔能力的偿付问题上,幸福人寿长期处于保险业底部,2017年、2018年公司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0.91%、93.04%,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40.34%、186.07%。

2018年,监管层就现金流风险、投资端风险等问题约谈了幸福人寿,为提升偿付能力,2018 年末,公司以票面利率 5.2%发行资本补充债 30 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幸福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15.6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16.19%,与此前相比,均得到大幅提升,但是与目前178家保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35.2%、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46.5%的平均值相比,幸福人寿综合风险仍处于高位。

 2018年末,幸福人寿偿付能力指标

2018年末,幸福人寿偿付能力指标

同时,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从2013年开始,幸福人寿不断受到监管层处罚。

2013年,幸福人寿总公司、上海分公司、福建分公司、陕西省分公司等因在前期经营中出现存在编制和提交虚假财务资料、存在虚报客户联系电话、冒充客户接受回访、银保专管员代签名、编制虚假文件资料、公司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等情况先后数次被处罚。

2015年幸福人寿江苏分公司违规被罚;2017年,大连、山东分公司违规被罚;2018年,四川、福建、安徽、青岛分公司因为违规先后被罚;今年一季度,大连、山西分公司先后违规被罚。

连续收到监管层罚款处罚,也说明幸福人寿的管理乱象。

长期经营业绩不佳,幸福人寿俨然成为了中国信达眼中的不良资产。中国信达公开表示,业绩深受幸福人寿影响,2018年中国信达净利润较2017年下降37%,主要原因是本集团子公司幸福人寿产生了较大亏损。

接盘方的压力

事实上,幸福人寿的经营不善早已被公司股东厌弃。

原幸福人寿第四大股东中国中旅持有幸福人寿1亿股股份,早在2012年就开始寻求全部转让幸福人寿股权,在产权交易所的挂牌价格为1.7亿元。

时隔两年,2014年5月,中国中旅再次将其所持有的幸福人寿全部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格降为1.5亿元,2014年12月,经原保监会同意,才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深圳市拓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而此次中国信达卖出幸福人寿也是经历长达半年时间才找到卖家。

今年6月11日晚,中国信达在港交所公告称,拟转让所持全部幸福人寿股权;10月12日,中国信达在上海联产所发布转让信息,底价为75亿元,但要求采用一次性支付,其中保证金为15亿元。

12月13日,接盘方诚泰保险及东莞交投集团作为联合受让方浮出水面,虽然本次股权转让事项还须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但中国信达已经因此被市场看好。

摩通发布研报指,中国信达以75亿元出售幸福人寿股权,价钱比行业平均高,相信对公司是正面催化剂,显示公司正重新聚焦于不良资产管理业务的策略。自2017年以来,幸福人寿一直是中国信达业绩的主要障碍,通过出售权益,相信中国信达可以提高净利润,实现更好的年期配对,并减轻对资本实力的担忧。

但不同于对中国信达的叫好,市场对幸福人寿的接盘方诚泰保险却提出质疑。

据了解,买方之一诚泰保险成立于2011年,注册地为云南昆明,是一家地方系险企,由云南城投、云南机场、昆明交通投资、云南冶金等云南省内国资发起设立。

现有注册资本59.7亿元,总资产不足100亿元的诚泰保险,与101.3亿注册资本、近700亿元总资产的幸福人寿不在一个体量级。

营销网络上看,诚泰保险目前已经设立云南、四川、河南、山西、湖南等5家省级分公司,及70多家中心支公司或支公司,而幸福人寿在全国现设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各级分支机构253家。

今年前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幸福人寿保险业务仍实现13.96亿元收入,净利润1.08亿元,净资产为55.04亿元;同期,诚泰保险保险业务收入仅为3.94亿元,净利润为0.82亿元,净资产为79.35亿元。

分析人士称,不管从资产规模还是业务体量,还是分支机构数量等方面,诚泰保险都逊色于幸福人寿。而此次收购还需要拿出44.12亿元现金一次性支付收购对价,诚泰保险拿什么吃下已经烫手的幸福人寿?

市场分析认为,从购买方来看,幸福人寿的优势在于拥有存量有限的寿险牌照,自2018年以来国内寿险牌照已是零批筹。同时,监管也收紧了对开设分公司的审批,由此看来幸福人寿的20余家分支机构就显得较为珍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幸福人寿是全国性的专业寿险公司,在当前牌照审批严格的背景下,通过股权投资进入寿险业、获得寿险牌照,对资本来讲还是具有吸引力的。

那么,诚泰保险的资本背景如何?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诚泰保险大股东变更,其向紫光集团定向增发19.7亿股的增资事项获得银保监会批复,目前紫光集团成为诚泰保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33%。

有消息,紫光集团一直在谋求寿险牌照,早在2017年,紫光集团联合6家股东计划出资30亿设立中青人寿,不过至今仍未获批。目前,紫光集团正面临较大“资金流”压力。

紫光集团2019年中报披露显示,集团总资产2740亿,净资产721亿,资产负债率达73.68%,长、短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在内的有息负债共计1656亿元,占总负债比例82%,其中一年内负债高达847亿元,集团账面可用现金余额仅有393亿元,也就是说短期面临现金流压力。

有统计称,今年上半年,紫光集团利息费用方面支出高达43亿元,比公司四年来的利润总额还高,而公司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上半年营收332亿元,但亏损却达37亿元。

此次收购资金问题将如何解决,接手幸福人寿后将如何盘活?显然,收购还未入手,幸福人寿已经再给紫光集团带来压力。而目前中国保险业的大门正在向外资敞开,同时,监管层对保险业乱象也持续高压,未来将幸福人寿能有多大业绩表现也为未可知。

中国保险学会会长董波表示,国内的保险市场从独家垄断向多家经营竞争方向发展,目前为止,中外资各类保险公司共计229家,中国市场的大门已逐步打开。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境外保险公司在我国设立了59家外资保险法人机构和131家代表处。

今年4月,《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发布,银保监会强调,各银保监局要始终保持监管高压态势,依法严肃查处各类违法违规问题。伴随着保险中介市场的监管力度加强,保险中介市场也在加速“出清”。

对于未来幸福人寿将如何发展,相关负责人回应媒体称,未来公司业务发展将实现有价值、可持续、稳步增长;投资收益水平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不断提高;并研究探索寿险公司经营的新态。对于今年下半年,幸福人寿将继续坚守价值转型的发展方向,全力以赴达成年度各项经营目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